麗水巡游出租車步入“10元時代”

時間:2022-02-17 08:52:01
  409輛,這是麗水市區巡游出租車的數量。

  10起,這是2022年正月(春節假期)期間,麗水市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隊統計的投訴量。

  “這是有史以來麗水出租車投訴量最少的一個春節,而且10起投訴均為市民不了解因年前出租車新一輪的運價調整造成的誤會。”從事出租車管理工作10多年的吳麗霞告訴記者,年前出租車運價調整提升了出租車駕駛員的工作熱情,投訴量的銳減是市民對巡游出租車行業滿意度提高的直接體現。

  在任何一個城市的出行選擇里,都少不了傳統出租車的身影。為維持這個行業的良性發展,讓司機師傅們有錢掙,讓乘客們乘車更舒適,去年12月3日開始,麗水巡游出租車起步價從原來的8元/2公里調整為10元/2.5公里,并且明確每年春節期間,巡游出租車可以在計價器計費之外,每車次再收10元。

  這是近9年來,麗水巡游出租車首次提價。從事出租車運營的“的哥的姐”們紛紛表示,未來要提升服務品質,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出行需求。

  行業日漸式微

  麗水高鐵站前,五十幾輛不同顏色的出租車有序停在站前。從業20多年的“的哥”胡官華坐在車里,靜靜等候乘客上車。

  受疫情影響,往常熙熙攘攘的高鐵站前也顯得有些冷清。每當有三三兩兩的乘客從出站口出來的時候,胡官華都會轉過頭去目不轉睛地盯著看,生怕遺漏一個乘客。此時此刻,胡官華最想聽到的一句話莫過于“師傅,走吧!”

  可現實往往不如期盼,胡官華等了好幾班高鐵,也沒等到一個乘客上自己的車。這可怎么辦呢?兩條路:要么繼續等,要么去“巡游”。

  傳統出租車正式的名稱其實叫“巡游出租車”,以區別于現在的網絡預約出租車。“巡游”,顧名思義就是開著車到處跑,路上如果有乘客伸手揚招,就即時停車載客。

  等了很久也沒見乘客上車,胡官華決定不再等待,開著空車滿大街“巡游”去了。“有時開了好幾公里,從城東轉到了城西,從城西又轉回城東,一圈下來也不一定能拉到一個活兒。”

  “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生意越來越難做。”“單子都被網約車‘截胡’了……”很多出租車司機不約而同發出這樣的感嘆。面對日漸式微的出租車行業,胡官華常;貞25年前自己剛從事這一行時的風光。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后期,麗水出租車行業的狀況用‘巔峰’來形容也并不為過。”胡官華說,當時他買了一輛夏利開出租,很多麗水人以為是私家車,不敢伸手攔車,后來他不得不做了一塊牌子,并在上面標明“5元一次”,“那時的出租車司機,屬于‘高收入群體’。”

  “那時一升汽油不到2元,從蓮都跑一趟云和的車費在120到150元不等,而油費成本不到20元。加上車子少,每個月跑幾趟長途,就是上班族幾個月的工資了。”胡官華坦言,那個年代的出租車司機,“在麗水市中心全款買房是不難的”。

  那段時期,開出租絕對是一份倍兒有面子的工作。有面子到什么程度呢?據胡官華說,當時出租車司機去相親,市區的姑娘也會爭相前往,開出租的小伙兒絕對是相親市場的香餑餑。正因如此,出租車最高私下交易價甚至炒到了63萬元。

  但是到了2017年前后,國內的出行軟件市場經過幾年如火如荼的發展,私家車加盟運營模式已經全面鋪開,合規“網約車”的發展勢如破竹,大部分年輕人外出打車的第一選擇就是“網約車”。胡官華直觀地感受到,乘客越來越少了,收入也越來越低了。

  價格應聲上調

  “以前在麗水開出租車,只要認真出車工作,月收入不會低于六七千元,要是跑得勤,過萬元也不出奇。但在2018年前后,想維持五六千元的月收入已經非常困難了,不是說絕對達不到,而是要達到已經非常吃力了。”胡官華告訴記者,有的雙班車司機甚至每次出車開滿20多個小時才收車,在如此巨大的勞動強度之下,換來的月薪也只有五六千元。

  為推進出租車行業改革,合理疏導價格矛盾,進一步維護行業健康穩定發展,春節前夕,麗水市發改委組織召開巡游出租車運價調整及建立運價與車用天然氣價格聯動機制聽證會,對規范出租車運營管理、提高出租車從業人員服務水平等方面進行了探討,并就出租車運價調整方案形成了一致意見——

  2021年12月3日起,麗水市區巡游出租車啟用新的運價計費模式,起步價調整為10元/2.5公里,里程費為2.5元/公里。

  在這一計費模式中,有兩項特別補償費,一項是夜間補貼費,另一項是規定每年春節假期期間,每車次計價器外另加收10元。

  今年的春節假期為1月31日至2月6日,這七天時間里,乘客打出租車要多付10元。

  增付這一筆特別補償費后,麗水的巡游出租車起步價變為20元/2.5公里,高鐵站到開發區的乘車費用從原來的30元左右,增加到40元左右。

  在加收10元特別補償費的同時,每日23時至次日6時,里程費上浮20%作為夜間補貼費,低速補貼費、回空補貼費也正常收取。如出租車需要途經高速等路段,由乘客另行支付通行費。從去年12月份起,天然氣的價格也從原來的6元,猛漲到8.32元,出租車運價調整也起到一定的對沖作用,進一步保障了出租車行業的穩定。

  “現在市民出行有公交車、出租車、網約車等多種選擇,巡游出租車是公共出行方式的有益補充,特別是遇到‘急難險重’情況時,更是主要交通工具,同時也是一個地方營商環境的重要窗口。”市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隊相關負責人說。

  服務質效提升

  出人意料的是,在調價之前,有一部分出租車司機表達了反對意見。他們認為網約車競爭激烈,調價可能導致出租車的生意變得更少。

  然而經過兩個多月的印證,調價后巡游出租車司機的收入普遍提高了。

  胡官華在出租車里掰著指頭給記者算了筆賬:調價后搭乘巡游出租車的乘客并沒有減少,按照平均一天30單計算,毛收入400-450元,比之前增加了150元左右。

  關于漲價卻不跌人氣的原因,胡官華坦言,“服務上去了,乘客覺得貴也有貴的道理”。

  早在漲價前,出租車司機交流群里就流行著一句口號——“把車子洗干凈,把服務提上來。”口號不止停留在口頭,出租車司機毛海軍在去年3月就自費4850元購置了兩臺洗車機與一臺吸塵器,供所有出租車免費使用。

  “要漲價,服務必須先提升,首先把車子洗干凈。”如今,這句話已成為市區眾多出租車司機的共識。每天早上6點左右,公交車城北站出租車服務點“洗車大軍”。

  每天開車巡游在城市里的毛海軍,再忙也會抽時間去維護洗車設備。近一年來,洗車皮管壞了10多次,機器燒掉了兩次,毛海軍都是自己找人維修。有人提議每個出租車司機每年給他10元洗車費,但被他謝絕,他說,看著在城市里行駛的出租車都干干凈凈的,“心里舒暢,不談錢”。

  從1995年上崗的“黃面的”,到2000年的“活力紅”,再到2008年的“幻想綠”。2016年后,麗水市區409輛出租車都裝了4個攝像頭,有對著司機的,有對著乘客的,有對著后備箱的,有對著整臺車內的,車子里里外外情況都實時呈現在“出租車綜合監管系統”里,如果司機開車打瞌睡了,還有智能語音提醒,不打表的現象也基本杜絕了。

  在文明城市創建鞏固的過程中,麗水巡游出租車的口碑也越來越好,針對出租車的月均投訴量也在逐步下降,特別是不打表,強行拼載的投訴量大幅減少。“乘客怕堵車,出租車司機更怕。因為出租車按里程跳表,堵車雖然也會按時間跳表,但遠遠比不上按公里數掙得多。”胡官華解釋,這也是為什么司機經常詢問乘客要不要避開易堵路線的原因,“節約了時間,才能掙得更多。”

  “生意再難,也不該把網約車競爭視為唯一的理由。只要自身形象和服務水平上去了,競爭力自然會提高,F在有政府部門給咱們打氣,我覺得干這一行還是有奔頭的!”胡官華說。

  來源:麗水日報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其它內容導讀:

編輯推薦
好時訊時時關注
久久黄色网站